电竞

萌娘星纪 第386章 烟雨过客

2019-10-12 19:22:2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萌娘星纪 第386章 烟雨过客

松下老人一死,他所控制的法宝荒山印,血祭台便失去了灵性,陈默一招掌天印将其全部摄住,血祭台被轻易的收入,荒山印则还有一点灵气,洪荒之气死死挣扎。

陈默屈指一弹,一道玄黄剑气就把荒山印打落下来。

此印的本体是一枚五寸黄印,托着黄云,看起来就有一股洪荒感,陈默打入一道神念,将其收入。接着手一挥,又把松下老人的星界袋给夺走。

小千世界这时也崩塌,瓦解,层层山林随着空间颤抖剥落消失。

陈默不再久留,穿出了空间。

再说外面,姜鸑鷟和米霁正和年雪松对峙,黄衣女子并不出手但也不打算让两女干扰到小千世界里的行为。

黄衣女子已经到了天罡境界,星武如雾,看不清虚实。

两人根本无可奈何。

“为什么不杀她们?”年雪松质问道,他嫉恨看着两女:“你杀了这两个星将能得到星力,星武,甚至还有什么娘山传说,快点杀了她们。”年雪松还在寻思找个机会补刀,这样自己得到星力也能成为星武者了,可是看上去黄衣女子毫无这方面的打算。

“你在命令我吗?”黄衣女子微微一笑。

年雪松不寒而栗

,赔笑道:“不敢,我只是觉得这是一个好机会,通谷中你需要更强大的力量,那得到李斯亲笔就更有希望了。”

“米芾,宋四家之一,山水一绝,你我有缘。姜夔,她的侍星正在和天尊斗,侍星一死,她也活不了多久,我不杀。”女子平静的说。

“谁和你有缘了,藏头露尾之辈。”米霁喝道,百张压箱符箓再次祭出,化为重重玄鸟落来。

女子面前生出一道似烟似雨的物质化解了米霁的攻击。

“那好吧,那个男人死是必然的。”年雪松一脸讥诮,“敢欺诈到师公头上,就算你是星将都要死。”

米霁也知道松下老人手段非常,暗之着急,反观姜鸑鷟则平静许多,见多了陈默所为,清空疏影对自己这个师弟可是有着绝对的安全感。

突然,空间破碎,小千世界的法宝‘苍空戒’粉碎。

年雪松大吃一惊,这可是师公炼制的须弥法宝,竟然会粉碎,里面斗法到底有多激烈啊。一个身影很快从虚空中现身。

米芾如临大敌,握紧星武,如果陈默真的死了,她准备再度使出地阶逃走再说。

“恭迎师公……”年雪松一喜,上前抱拳,突然表情僵硬了。

一名比师公年轻许多的青年出现,见他面色苍白但眼神刚毅,浑身散发着刚烈的武意,一股顶天立地,不可摧毁的气息。

“啊,陈默!!”年雪松大叫一声。

“你的师公已经死了。”陈默冷笑,手中一棒打出。

年雪松急忙祭出劫天瓶,瓶口玄光一现,火光如火山喷出。

熊熊古火立刻缠绕着陈默全身。

“入骨神钉!!”

年雪松又祭另外一件法宝,几口灰色的铁钉迎风就涨,化为十寸大小,钉入了火焰中。这入骨神钉能钉修士奇经八脉,三千穴窍,中招者暂时法力尽失。

唰唰。

入骨神钉钉入陈默的皮肤,可是只擦破了一点皮就再也无法进入一寸。

蓬蓬。

几声炸响,入骨神钉在星力下全部炸碎,年雪松骇然失色:“不可能,你怎么可能杀得了师公。”他不敢相信连退了数步,急忙将希望放在了黄衣女子身上:“你快点杀了他,否则这一趟我们就前功尽弃了。”

陈默杀松下老人耗费了大量的星力,眼下有些虚弱,他也很顾忌黄衣女子并没有一击致命。

“你真的杀了松下老人?”黄衣女子若有所思的问道。

“没错。”

陈默掌心张开,松下老人的凭证已经在他手中。

年雪松看到这凭证,最后的侥幸也变成了万念俱灰。“不!!你不可能杀得了师公的。”

“聒噪。”黄衣女子眉头一皱,手一挥,劫天瓶的火光被一股烟雨袭来,顿时熄灭。

“既然如此,那我就和你合作吧。”女人道。“松下老人既然被你杀了,说明他没有这个实力,死有余辜。”

年雪松龇目欲裂,不敢相信这个女人就这么背叛他们。

“我为什么要和你合作?”陈默似笑非笑。

年雪松察觉到不好,转身使出遁法想逃,黄衣女子淡淡一笑,手指起舞,一股烟雨之风缠住了年雪松,一息之间,绞碎了他的肉身,一道元神从肉身中飞出。

不过这道元神还未来得及逃走,那‘烟雨’一罩就把元神笼罩住。

元神发出一声尖叫,随后也灰飞烟灭,不留痕迹。

陈默眉头一挑,米霁,姜鸑鷟微微变色,这女人行事果辣,简直可怕,刚才还是盟友的年雪松眨眼就一手杀掉。

“你若想得到五帝印,凭你一个人是不行的。”女人悠然的说:“你虽然杀了天尊,但是你恐怕没有实力再杀我吧?”

女人言下之意已经非常清楚,陈默知道自己没有选择,他若是拒绝,丝毫不用怀疑刚才杀年雪松不眨眼的她杀自己会有什么考虑的余地。何况如她所说,自己几乎耗光星力,就算用了地阶也不可能杀了这个天罡星的星将。

“看来我没得选择了。”陈默耸肩。

“这是对你我最有利的选择。”女子笑道。

“好吧,那你至少是不是要告诉我你到底是什么星将?”陈默不客气的问道。

“在下是天鲁直星‘烟雨过客’黄庭坚。”女子点头,即使她不说,以米霁和姜鸑鷟的眼光,稍微思索还是能猜出来的。

“烟雨过客黄庭坚。”

两女果然一怔。

“原来这就是你的星武‘半烟半雨’”米霁盯着那烟雨恍然。

黄庭坚是法力星将,星武如梦,极为了得。

黄庭坚,陈默嘴角掠过一笑,来头可是很大啊,盛极一时的江西诗派开山之祖,与杜甫、陈师道和陈与义素有“一祖三宗”,与张耒、晁补之、秦观都游学于苏轼门下,合称为“苏门四学士”,生前又与苏轼齐名,世称“苏黄”。且黄庭坚书法亦能独树一格,为“宋四家”之一。

总之在中国历史中像他这样有多重身份称为的极为少见。

“我们先去看元结碑吧。”陈默顿了顿。

米芾道:“话说在前头,元结碑是我们先发现的,我们是不会给你的。”

“元结碑?颜真卿三重境界最高书法杰作吗?天下第二的行书。”黄庭坚一笑:“我倒有些心动,不过比起李斯亲笔还是算了。但能否让我看几眼呢。”

“哼。”

重回到赤峰,陈默直接祭出‘荒山印’,荒山印压死了火駮,与此同时也将火駮的真灵也收入荒山印里成为了一缕元神。

洞窟里并不大,里面立着一块显眼的石碑。

该碑是典型的螭首龟趺石,高约三尺,宽九寸,两寸厚。

上面字迹飞舞,每个字炉火纯青,怒猊抉石,渴骥奔泉,气势如虹。

“好书法。”

黄庭坚,米芾和姜夔叹为观止,被元结碑的真迹动容了。

“我都有些后悔答应你了。”黄庭坚深吸了口气。

“你想反悔也不晚。”陈默随意的说。

烟雨过客一笑:“这真迹虽好,却不是我风骚大会要研究的方向,陈默公子,这应该可以相信我的诚意了吧。”

陈默冷笑,没有回答。

姜鸑鷟施展星法,元结碑是上古星将颜真卿的真迹,石碑还有星力防御,女孩费了不少劲才终于将元结碑拿走。眼下不是研究的时间,不然姜鸑鷟真想好好欣赏。

在元结碑上方十米上空,还有一颗红色的宝珠。

宝珠散发着浓烈的火行元气,看来此地的焦土都是因为这火珠的缘故。

“这就是你和松下老人要找的火元珠?”陈默已经看过凭证,上面的线索也是巧了,和米芾发现几乎相似,都直指此地。不过千金阁研究的更加透彻,似乎知道此地的珠子是火行宝珠,名曰火元珠。

“不是我要找,但要进入核心区域找到李斯真迹,却少不了这颗珠子。”黄庭坚皱起眉,那火元珠火行气息太烈,和她的五行‘金’相克,一时没有办法去拿。

陈默瞥了一眼,纵身一起,抓住火元珠。

火元珠爆发出了强烈的火光,万度高温,陈默暗骂了一声,使出星力护住,慢慢消耗了火元珠的禁制,才终于拿下。

黄庭坚看着陈默所流露出来的星力,眼皮轻轻一跳,没多说什么。

“既然如此,我们赶快去核心区域吧。”米芾激动的道。

“你们不能去,师姐,你和米芾留在这里,到时在谷外等我。”陈默摇头。

“你觉得我会拖累你吗?”米芾不高兴。

黄庭坚直言不讳的道:“的确如此,你们两个在只会束缚他的手脚,反而是一个累赘。”

“你!!”米霁咬牙切齿。

“此次去通谷最核心的地带必然不会和气收场,吕氏春秋,琅琊王族还有其他星将,必定会有星坠出现,你们要去,我无所谓,多几个肉盾倒也无妨。”

听到黄庭坚居然叫她们肉盾,米霁脸色变得有点难看。

陇南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乌鲁木齐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朝阳治疗阳痿费用
陇南治疗阳痿方法
乌鲁木齐牛皮癣医院哪家最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