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全球货币战争端倪渐露

2019-10-12 18:42:4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全球"货币战争"端倪渐露?

发达经济体:央行跟着政府走

在全球主要的几大央行中,以前人们关注最多的是美联储,而时下日本央行以连续两次议息会议不断升级“放水”之举已抢占了美联储的风头。

日本以超越美联储“无限量”购买金融资产的宽松货币政策在全球金融市场上掀起波澜——美国、欧洲、日本——发达经济体竞相的货币宽松政策,是“货币战争”开启的序幕?表达这种担忧的不仅是那些经济学家们,就连一些央行官员也在思考着这个问题。

央行独立性削弱

引起一些国家央行官员担忧的央行独立性问题并非杞人忧天,这也是可能引发所谓“货币战争”的条件之一。

日本新首相安倍晋三从上任之初开始向日本央行表达自己对货币政策的看法,并且清楚地发出指令:要求日本央行如何一一实施。“相对于美联储和欧洲央行,日本央行的独立性在发达经济体中算比较弱的。这与日本央行曾归财务省管辖有关。”招商银行高级金融分析师刘东亮对《第一财经》表示。日本央行在“广场协议”后,就一直听命于日本政府,迫于国际经济协调的压力实施一系列来自于政府方面的货币决策。直到1997年4月修订的《日本银行法》实施后,日本央行才获得独立制定货币政策及自行采取货币政策工具实现货币目标的权利。

“政府本身具有动用货币政策从而引发通货膨胀的倾向,并且具有目标短期性的特点。”外汇分析师王迎东称。刘东亮认为,“日本上世纪90年代初泡沫经济的堆积,被认为很大程度上是央行不够独立导致政策失调引发的。”

日本新政府此次向央行发布指令的做法太过显眼,遭到同行颇多微辞。德国央行行长针对日本政府对日本央行的施压指出,“让央行承担更多的并迫使央行采取更宽松的货币政策可能会引发一轮竞争性货币贬值”。他担忧央行的独立性在政府要求其选择激进的量化宽松中遭到削弱,而央行如果在政府的指令下,“有意或无意,汇率都会受到政府越来越多的政治影响。”

但日本央行不是孤例。在欧元区遭受欧债危机以来,欧洲央行的独立性同样受到了来自于政府方面的压力,就连美联储也难逃这种厄运。“自从金融危机以后,我们看到发达经济体央行的独立性都在遭受质疑,因为经济不好,人们在怨政府,而政府转过头来施压于央行。”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孙立坚昨天在接受本报采访时称。

“货币战争”之忧

政府对于央行的“干预”是见到效果的,一轮轮的宽松政策在推出。

在美联储发布“QE4”之时就有关于“货币战争”的说法,当时干预汇率最为明显的是中国香港和瑞士。可是这一次,日本量大力猛的宽松货币政策将全球性的“货币战争”之忧向前推了一步。

“美国推出量化宽松政策,最明显的是让美元贬值,那么,欧洲央行要进行宽松的货币政策,才能在一定程度上抵御美元贬值给欧元区实体经济带来的冲击,其实日本在金融危机开始之初也没有这么做,只是它的货币升值得非常厉害,所以才有过去升值时日本央行干预汇市、到目前干脆就推出更大规模的量化宽松政策的做法,这样做短期的效果肯定是日元贬值。通过宽松政策从而助推本币贬值的做法的确有利于出口经济。”孙立坚称,他并不赞同货币上的“阴谋论”等论调,但是,目前发达经济体的做法就带有所谓的“货币战争”味道,各央行在竞相用宽松货币政策来影响汇率已非常明显。

各大发达经济体不断“放水”拯救自身经济,美元、欧元、日元都是国际化的货币,量化宽松带来的流动性不可能完全在自身经济体系中循环,这已是被事实所证明的结果。“打开‘印钞机’无疑会增加全球市场的流动性,风险资产的价格有可能会上涨,发展中国家相对较高的投资收益率会吸引资金流入。这样会推动发展中国家的货币升值,同时带来输入性通胀。”孙立坚称,发达经济体大胆的宽松政策导致发展中国家货币快速升值的话,就会给发展中国家以足够的理由来干预汇市,这也会使干预汇率变得更加公开化。在这样的情况下,全球范围内的“货币干预”就有可能发生,这将把经济引向为汇率因素而考虑更多的恶性竞争之中。

韩国、俄罗斯、泰国等央行的领导人已经在关注着自身的汇率变化,并“扬言”不放弃对本身货币升值采取措施。

日元在“改正错误”?

日元避险地位从去年开始就已经下降。从数据来看,从去年四季度到现在,日元对美元的汇率已经贬值超过10%。

刘东亮说:“日元正在成为市场的弃儿,它已从曾可以与美国国债的避险地位相当的位置上迅速滑落。”在安倍晋三参选首相时,日元仅80左右,到了目前却在90附近徘徊。

回头看,其实日元的升贬伴随日本经济走过了“风云多变”的历史。1985年“广场协定”后,日元对美元在两年的时间里急剧升值幅度高达1倍,之后加之货币政策急转弯,从1986至1987年减息2.5%,至1989至1990年加息5次至6%,一些人认为汇率急升是引发日本经济混乱的重要原因。星展银行财资市场部高级副总裁王良享说,既然日元汇价猛飙是日本经济曾经发生问题的“元凶”,这已基本达成共识,那么针对问题让日元走弱就有其“正确性”的一面。

经济学家克鲁格曼曾在1998年就提出日本应通过法案来制定通胀目标为4%的建议。“现在回顾这个提议并非匪夷所思,当时若已制定严格通胀目标,日本企业可能早已回归‘资本回报’为本的投资正轨。”王良享认为,日本若能制定令企业相信的通胀目标,应可见投资回升,日本经济增长率可以持续回升。

目前日本通缩虽然严重,但据政府统计数据,约38%的消费者认为来年会有通胀,目前只是企业资本投资弱令经济增速缓慢,从日本的科技力量及银行业来看,目前基本问题不大。穆迪最近发布的亚洲银行业报告也称,日本银行业健康状况良好。“日本的问题是政策延续及执行力的不确定性。”王良享称。

众所周知,日本政坛更迭频繁,如果安倍晋三此次做首相的时间能长一些,那么在他的任期内,改变其对日本货币政策的看法可能性不大,而他所提出的每一项货币政策都对日元形成利空,通胀上升也会形成日元的继续贬值。

对于安倍晋三与日本央行的共同“牵手”,日本经济大臣甘利明称,“政府与央行正朝正确方向达成共识”。但安倍晋三的顾问滨田宏一却指出,若日元过度贬值,将对稳定物价构成挑战,两者间如何取得平衡是很大的挑战。

分销系统是什么
微信小程序多商家
微信小程序有什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