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司药品文】长风知我,我知长风否

2019-09-13 04:37:4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曾几何,我们原本苦于温饱、疲于生计的民众,突然有了闲钱、有了闲心,被调动起了无比浓厚的兴致,去旅游。旅游本身并没问题,旅游甚至可以被视作我们国富民强的一个标志。只是,我在这里要较真的,是近年常困扰于心,却朦胧散乱、无法成形的一种感慨。今拜读《有一种爱,我们还很陌生》,因何而生的感慨,突然明朗了,可以清楚表述了。
《有一种爱,我们还很陌生》说的是黄花岗公园,说的是作者对于为“大事业”捐躯的志士们,浸于景、融于情的所感所思,那么,我也就从旅游、从景点说起吧。

圆明园,什么时候都是游人如织,难寻一隅清静地。也是,号称皇家园林的地儿,秀色可餐,引得众人纷至沓来也在情理之中。这本无非议。我想,我以下的话,也算不得非议,权当旅游随感吧。
在圆明园,这个镜像我比较在意:游人在断石残壁上跳上跳下,摆着各样POSS,秀天真状,秀可爱状,秀成熟状时,我不由地心存期待:嘈杂纷攘中,有没有人有那么一秒的闪念,让自己稍作沉思状——这里的石板,为什么断裂?圆明园,为什么以颓败、残破为特征?它是设计师在故意秀个性、吸引游客吗?在这个张扬个性的年代,这样的“解”可能更迎合人们的胃口和情调。但,显然这不是源正解。
1860年10月的那场火,是中国人就不应不知。一个皇家园林被英法联军洗劫和焚毁,对于一个国家,怎么都是无法翻过的屈辱史。时间真的可以安抚一切吗?千年以后,圆明园里,林木恢复了勃勃生机,枝繁叶茂地帮我们掩饰了断石残壁的阴戾。现今我们国富民强了,有人提出重建圆明园,那么,我们在对这所遗址公园进行保护性维修,恢复山形水系、园林植被、桥涵闸路、翻修部分古建筑的同时,是不是也在把另一重意念“重建”其中:圆明园,不仅仅是供人尽情放松休闲的景区,更是一种无法磨灭的记忆,让我们不能把它当作普通的景区,匆匆“到此一游”,然后,从自己的旅行地图上,划去,再重新制定下一个旅游计划。
还未成行,我就被南京两个字重重地压住,不能畅快地呼吸。南京高铁站,宽阔明净,和谐号呼啸着来去,带动起撩人的现代气息,带起了我对这个城市、对“南京”两个字掩不住的骨缝生凉。被他人屠城灭族的伤痛(“伤痛”这个词显然不是很准确的情态,原谅我找不到一个更合适的词来做形容),那场惨不忍睹、惨不忍回首的暴行,即使再过一千年,也不可能淡忘!
在南京,不能忘的,不只是南京整座城日夜不停的潜述。雨花台,首先是一座烈士陵园,然后,才是江南登高揽胜的佳地,才是游客观光旅游的景区,才是斑澜多彩雨花石的集中展示区。否则,那在此殉难的十余万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岂不会夜夜深望皓月,拥动浩浩长风,申诉冤屈!我想,在烈士英勇就义群雕下,留影是必须的,但请肃穆,请不要喧哗。
在这个信息更新以秒计算的时代,我们的大脑确实空间有限,难免超载,但,哪些可以选择性忘却,什么又可以永久性地植入记忆,还是要有起码的是非标准。我想,数十万中国人的鲜血染红长江,南京全城沦为一片死地,这个,是中国人,就得记住,而绝不可以“到此一游,游了就了”。
时代不是哪一个人成就的,但,有时,它真的可以因哪一个人而改变,从而改变继之而来同类人的精神趋向和生活质量、生活状态。
浏览中山陵,要先穿过厚密的森林。其间,人行道一条,区间车道一条,各自蜿蜒向上,一直到中山陵停车场,再徒步穿过一条购物街,才真正地来到正门。去买票才被告知,中山陵近年已被设为公益景区,无需再买门票。心里那个感慨:呵,我们真的国强民富了,不用再靠着“先人”扶贫了!
是的,中山陵长眠着中华民国国父、中国民主革命的先行者孙中山,他现在总算可以不再忙着为地方增收,可以更多时候,静心着意地为我们讲述“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
从牌坊望去,一级一级台阶一直向上,仿佛与远处屏障般的钟山连在了一起。气喘吁吁、直喊累的人,大有人在,我就想呢,道边的参天古树是不是可以给“朝拜”者一个“不累”的理由:辛亥革命,对我们的国家意味着什么?几千年的封建帝制被谁叫停?是谁把我们带入“天下为公”的理想政治境地?一级一级的台阶,引导着历史学得并不好的我,想对长眠于此的那个伟人,不是观光,而是缅怀和对自己的鼓励——对于国家,消除习惯旧势力,打破时代旧气场,是变革,是进步,对个人,我可不可以理解为,只有勇于消除固步自封,才能看到更广袤的天地,更远景的大我?
巍巍钟山,青松翠柏的浩瀚林海,那个载入史册的革命先行者孙中山先生,并没有走远。道旁的树杆上,照例被人刻了“到此一游”。我不知,落刀者当时的心理。
毛泽东纪念堂前,天天有长长的蛇形队伍,等候瞻仰。队伍中,人们神态各异。年纪大一些的,时不时地向还远在前方的纪念堂张望,不是一脸焦急而是满面期待、满目肃然。年纪轻成伙的,你推我搡,打情骂俏,借以消磨等待的难耐时光。独行者则嘴里嚼着泡泡糖,耳朵里塞着耳机,或百无聊赖地仰头望天,或一会儿一会儿地向前望,好像是在做掂量,为看一个人,等这么长时间是否值得。再小的孩子,把“长龙”当作临时的游乐场,窜前跑后地捉迷藏。就这样,一个“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的划时代的伟人,一个是中国人就不能不知的开国领袖,正在变成一朵具体的浮云,一个抽象的景区。“多少事,从来急;天地转,光阴迫。”主席如果地下有知,他怎么甘于躺在奢华寂然的水晶宫里,让“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候”的冲天气度,黯然失色!
同在队伍中的我,第N+1次感慨:如果不提前做功课,真不必把这个景点当作景点,“到此一游”的。仅是因为免费?这样想来,不由得更多一层晦暗、伤感,直替主席叫冤。

当民众不能再为“划时代、分水岭”的某个人、某件事、某个地,动其心、撼其魂时,由这样的民众构筑的民族,必然丧失“文化本质”,而无从谈及信仰,谈及信念,谈及由时空轮转、岁月演化而生的宗族气脉。所幸,我看到静立于黄花岗公园的作者,看到作品《有一种爱,我们还很陌生》。
“(谭嗣同,林觉民),他们最终走向烈士的祭坛,是包含了理性抉择和价值判断的,是明知不可为而为,明知可不死而赴义。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所献身的不仅是变法或革命这样具体的政治理想,更是启蒙知识分子内心所坚定笃信的价值探求。”这段话,让我相当震动。震源来自,在当今我们太多人把什么都当作“景点”到此一游时,还有这么一位“游客”,静立于“镜像”之外,端详并感动于“镜像”里,那些历史坐标人物的远处、深处。于是,我想,在这些人文景点面前,除了留影,除了观光,有多一些、再多一些的人,能够在静立中,滤出一份震动内心的思虑,比如时代,人生、价值,以及爱。正如作者所悟,“在百年岁月的流转中,我们真的应该记住点什么。比如,这春泥护花之爱。一种我们至今仍难以理解,甚至感到陌生,却会被不断想起的大爱。”春泥护花,作者人在景点、跳出景点,从“有情有义,至真至孝的伟丈夫”身上,所感到的“大爱”,让药同感:情义的抉择,成就大事业者;大情怀在胸,成就大丈夫者。
《有一种爱,我们还很陌生》,以不同于规整史料的格式和凝重,对“有情有义,至真至孝的伟丈夫”,“游”出了明显的个人审美取向,“游”出了一个中国公民最厚醇的旅游格调。我不由地为之一振,怦然心动。应和!同游!

共 009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记得很久以前看过一篇关于国人文化心理方面的论述,说:自南宋偏安一隅起,国人麻木的奴性日渐显著,再也看不到“左牵黄,右擎苍--西北望,射天狼”之豪情壮志。的确,如司药所言,当我们面对圆明园的残垣断壁时;当我们面对“挥斥方遒,指点江山”的开国伟人时,当我们面对千万先烈抛洒热血的群雕时、当我们面对金陵三十余万平民被屠、被 时,在我们的心里,是否也该感念和回顾?是否也该重新审视我们的价值取向?大国形象不仅来自国富,更在民强!是一种真正来自于内心的自信和豪强!【编辑:累了请抽支烟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1110717】
1 楼 文友: 2011-11-07 16:05:22 司药之文,总是充满“药味”且行且说且感,娓娓道来,看似散漫的文字暗喻思考,于细微处,见真情!问候! 漠视三千
2 楼 文友: 2011-11-07 22:20: 1 药,瑜儿来看你…… 懂你的人不用说,不懂你的人不必说。
 楼 文友: 2011-11-08 16: 8:14 我们的同胞目前最短缺的就是药姐这样的思考!启发人心志的好文!学习和感悟中........问好药姐。 真诚善良自信,我爱故我在!
4 楼 文友: 2011-11-08 21:02:14 烟之按,瑜儿探望,菊子的认同 药感动。
问好,奉茶。文字中人,文字言谢。 细节细微处,自成词话。
5 楼 文友: 2011-11-08 21:19:05 药客气了。好文确实是需要品的 漠视三千
6 楼 文友: 2011-11-09 20:57: 9 十分欣赏您的文笔,《江南文苑网》欢迎您! 是纯文学网站,并配有音画,每日更新,覆盖全国和部份国家。请朋友欣赏、借签、阅读更多优美的文章;欢迎您投稿!谢谢您来注册、指导!
7 楼 文友: 2011-11-09 21:57:18 由此及彼,由表及里,司药之文,总是充满 药味 ,且行且说且感,给人以启迪。问候文字中的用心人。孩子上火怎么办
冠心病的饮食护理
小孩口臭怎么办
小孩有眼屎是怎么回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