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限价房是施粥还是蛋糕

2019-08-17 21:04:2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850套本应分给困难群众的限价房,却成了浙江省苍南县一些领导干部的桌上菜。近日,有人反映,该县的安居房,大部分被县乡的领导所瓜分。面对这一举动,有人无奈地望房兴叹,有人却坦然地享受福利盛宴。(6月14日 中国广播)

  评论这样的“”,会感到“义正词穷”,因为,不管是保障房还是限价房,权力阶层对此的觊觎和贪婪早已明目张胆、穷凶极恶,所以,我不止一次说过:你好意思故伎重演,我都不好意思老调重弹。

  今天还是忍不住想一说的是,苍南县相关部门的领导,对乡镇领导瓜分限价房,还是有些“理直气壮”的说辞的。听苍南县政府办副主任王作坚的口气,这次乡镇领导瓜分限价房不像以往“潜规则”下的低调,而是“我们自己定的”,这个“决定”的理由也非常简单,“我们的社会就是一步一步解决,一下子来,我们没这么大的能力。”

  不错,我们的社会确实是在一步一步进行,而且每前进一步都是既得利益者优先,对于社会财富这个“蛋糕”,从来是由权力来分配的,因此,有了先富起来的一部分人,这个“蛋糕”最终也分出了“二级分化”。这几乎已经成了“无可厚非”的事实——这毕竟是属于分“蛋糕”的问题。

  然而,限价房这种市场经济下的限价商品,说难听一点是在“蛋糕”不够分、或者说由于“蛋糕”分的太不均匀的情况下,为了不至于让太弱势的群体“挨饿”而提供的“施粥”。“施粥”这种东西是古代一些大的庙宇为体现佛家的慈悲为怀,就把自己的食物(粥)发放给流浪的人,后来一些有钱的人为表示自己慈善也依依效仿,据说旧时的政府由于当时的政府救济体制不够完善,为官的人也效仿。由此可以断定,一些有钱人或为官的人是施粥的发放者,绝无可能会参与抢施粥的。

  笼罩在这个畸形的房地产市场下的人们,对于限价房抑或保障房,到底是“施粥”还是“蛋糕”,是不难作出回答的。尽管贫困群体可能把“施粥”当作“蛋糕”来体味,但发放者应该知道这碗“施粥”是给穷人喝的。如果古代的庙宇出现了寺里的和尚抢施粥喝,可能早就录入了《拍案惊奇》。

  而就是这样一碗“施粥”,苍南县还是把它当“蛋糕”分了。于是,对850套限价商品房,苍南县房改办常务副主任缪克选表示,“我们县委县政府研究决定第一批要解决这些”,“这些”是哪些?就是政府公职人员。

  如果说社会财富这个“蛋糕”让既得利益者优先瓜分已经成了“约定俗成”,那么笔者对此也早已出离愤怒;但既得利益者们还要做出类似于“和尚抢施粥”的过分贪得无厌,就有点为这样的贪婪担忧了,因为,这已经在触碰弱势群体的忍耐底线了。在这里笔者不想上纲上线,只想说一个真实的故事:我家有一只猫和一只狗,猫因为“先进山门为大”,狗狗时时刻刻让着它的。一日,我给狗狗吃了一小片火腿肠(这是狗狗的食物),但猫咪也抢着吃,狗狗只能看着,口水滴了一地,不料猫咪对眼馋的狗狗放出了爪子,结果一向温顺的狗狗发出一声令人毛骨悚然的怒吼,直扑猫咪。这时的猫咪只能躲到我的脚边,一幅失魂落魄的模样,我对猫咪说,你太过分了!

  今天还是写了这个评论,不是因为对“浙江苍南县850套限价房九成分给机关干部”的不满,而是出于一种担心,因为我亲眼目睹过一场猫和狗的冲突,总觉得这世道虽然有太多的不公平,但不能太过分了。(知风)

孩子消化不良怎么办
宝宝吸收不好的症状
孩子胃胀气不爱吃饭怎么办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