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醉与碎

2019-10-12 19:57:1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一)

可馨曾经在一本书上读到过这样一句话:女人都希望在未来的岁月里,邂逅自己初恋的情人,看他骑着大白马,君临四方。

可馨读到这里就想,我是女人啦,但好像不这样想的呢.一直希望邂逅初恋情人成宵的时候,能不在仰望他就好。

不过那也是可馨最初的想吧。那时候,成宵与可馨的几个漂亮女友混战不清,可馨这个最初与成宵有点瓜葛的人,到有一种因不在一个段位上的不相干,被不屑地晒在了一边。她虽轻蔑地瞥着东飘西荡杀来杀去的她的女友与她的男友,可心却早已跌落尘埃。要不然怎会十分卑微地想这样的问题:A、B、C三个漂亮的女友,到底谁与成宵最般配呵?憨得接近经典。

可终了,成宵与谁都掰了个清。看女友们被成宵杀得七零八落、破败不堪。可馨轻笑着对自己哼哼,打了个平手喔,咱没输给谁。

那个时候,成宵对于可馨来说,如同大树顶上的高枝,可馨仰望着,总觉得自己恐是够不着的。为保护自己起见,在与成宵瓜葛的时候,总一副为怕受伤,先将其伤的强悍之姿。远不是什么不敢越雷池一步的问题,真真是不敢看雷池一眼的问题。可馨现在想起来,自然是一顿笑,觉得“静如处子”这个词,充满了嘲讽与调侃的意味。

不过想着她姐儿几个也没能够着成宵,可馨也就不再责怪自己。私下觉得当初自己的那番保卫战,真是值得与成宵一打的。

可馨转头匆匆地与感觉十分般配的人结了婚。因为与成宵的那番瓜葛,着时耗掉了可馨太多的时日。可馨做母亲的信念一直很坚定,大龄产妇怎么说都有点不科学。

(二)

二十多年过去,那个曾经把可馨的生活搞得污烟胀气的成宵,在可馨的世界里,早随着时光的河,流到遥远的那一头,渐次成了十分模糊的影子。唯一记得的,是自己曾经发的那个誓:再与成宵邂逅的时候,一定不要仰望他,最多平视他,最好俯视他!

(三)

可馨很努力,十几年前,随丈夫转业回到沿海城市后,奋发图强考取了律师资格,现在已经是一家外资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

每年的全国律师论坛,可馨都会被邀在分论坛上,慷慨陈辞一番。今年更是不例外,因为今年的论坛在蓉城召开,可馨是蓉城人。主办方——蓉城律师协会,特意安排这位让娘家人深感自豪的娘家人,担任了“发展分论坛”“指点江山”环节的演讲嘉宾。

八分钟的演讲,可馨针对内陆律师所谓“外资所抢跑大量人材,影响了内陆律师事务所健康发展”的发难,讲了一个有趣的故事:“我的弟弟在深圳卖川酒,他的太太曾经也是卖酒的。过去10年,他们争得你死我活,我的弟媳争不过我的弟弟就嫁给了我的弟弟。后来,我曾经问过我弟弟一次,怎么样?和曾经的竞争对手过得开心吗?他们已经有一对双胞胎了,日子应该说过得很不错的。可弟弟说,以前,她就是赢了,我还有一半的财产,现在跟她结了婚姻,我连一半都没有。全部给她拿去了。所以我最后还要说一句话,迈出去是很重要的,人才横流不是外流,不是坏事。英文都说,你不能跟你的对手竞争的话,就最好跟他结婚。”可馨讲完,全场大笑,掌声不断。

(四)

因为下午成功的演讲,可馨在晚上的欢迎酒宴上很受欢迎。许多认识与不认识的人,都举着蓉城的名酒“水井坊”来与她干杯。可馨有分寸地应付着,她从来不会让自己醉的,那是她的原则。

想来她其实一直都是个很理性的人,不然当年她那帮漂亮的女友们,飞蛾扑火般被成宵全歼,怎会独剩她全身而退。真因她还是个处子,能静得下来?!如果不曾翻江倒海,她会在与成宵分手后发誓?!笑话!!

一位年青的律师,已经反反复复来与可馨碰过好几杯酒了。可馨望着她有点疑惑。

“前辈,我们可曾在什么地方见过?”到底没敌过可馨探究的目光,年青人先开了口。

“呵呵,我长得蛮大众,常有人会说我长得像谁谁的,可能我长得像你认识的一个什么人吧?”可馨觉得年青人分外陌生。

年青人仍没离去的意思。

“前辈是蓉城人?”

“是呀,我父母都还住在这里呢。”

“好巧,我是从蓉城大学毕业的。”

“蓉城大学!”可馨的惊讶写在脸上。她记起成宵也毕业于那所蓉城最有名的大学。

“是呀,不过我以前学的并不是法律,我是从数学系毕业的。”

“真的巧呀,我还认识一个也是从你们学校数学系毕业的人呢。”可馨记起成宵也毕业于蓉城大学最有名的数学系。

“是吗?他叫什么?看我认识不。”

说说也无妨,成宵早在他们分手那一年就离开蓉城,况且与眼前这个年青人,差着十好几岁。断不会与他有什么关联的。

“成宵。”

(五)

年青人本来侧对着可馨的身子速猛地朝着可馨转过来,惊讶地盯着可馨上下打量了一番,然后仰头,朝着悬着无数水晶灯的空旷的顶棚,朗声畅快地大笑起来。

“我终于想起来你是谁了,你不就是成宵念念不忘的写在日记里X吗?我在成宵那见过你的照片,我说怎么会这么眼熟呢!”

年青人肆无忌惮的笑声,引来许多人侧目。众目睽睽之下,可馨有些无法招架,于是拉起年青人就往外面的走廊跑。

这座全国闻名的豪华会议中心,所有的灯都是水晶做的。放眼望去,星光点点、波光粼粼。

可馨望着走廊上方悬着的水晶灯,一下有点晕。恍惚中,所有的水晶都碎成一个个晶亮无比的字母X。二十年前,可馨与成宵通信时,总喜欢把X,一前一后写在信纸上。那是她和成宵名字最后一个字的第一个拼音字母。

“成宵是我特哥们儿呢,他给我看过他所有的日记。其实,其实......成宵虽然与你的几个朋友有过瓜葛,不过是想报复你的傲慢和对他的偏见!其实你才是他唯一爱过的人......也是他一生中觉得最对不住的人。”年青人一副士为知己者死的悲壮。

“成宵说,从来没见过像你这么自爱得已近自闭的女孩。不曾想,你现在到变得如此通达,讲起横流与外流来,口若悬河,既先锋又大度。岁月可真能磨砺人呀!要是你当初能象今天一样高呼:不想和他竞争,就和他结婚。成宵也不至于……”

可馨已经听不清年青人喋喋不休些什么了。她扶着走廊的栏杆,望着脚下大厅里水晶灯铺陈开的一片璀璨,纠结于心的醉与碎如同水晶灯的光影一样纷乱迷离……

共 2509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邂逅的聊天,引起一段纷乱迷离的思绪,过往的爱情,能否还在今天的心里,留下波澜?强势的人们,能否为了初恋稍微停留下纷繁的脚步,回味那最初的感动,那醉了,碎了的女人心!期待您的新作!【编辑:左黄右苍】

1 楼 文友: 2009-11-01 15:55: 0 很小资的感觉,问好作者! 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

2 楼 文友: 2009-11-02 14:20:19 可馨已经听不清年青人喋喋不休些什么了。她扶着走廊的栏杆,望着脚下大厅里水晶灯铺陈开的一片璀璨,纠结于心的醉与碎如同水晶灯的光影一样纷乱迷离……

_____小说语言优美,流畅。

普洱治疗早泄费用
营口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淮安整形美容医院手术
普洱治疗早泄医院
营口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