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隰有苓 第十七章 勾心斗角

2019-10-12 19:13:5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隰有苓 第十七章 勾心斗角

“兰妹,你听説了吗?”

披风殿里,兰姬摆弄着案上的霓裳绫霄缎,那葱根般纤细的手指摸了又摸,双目微闭,享受这丝滑的绸缎带来的惬意。

“听説什么?”兰姬不慢不紧地回道,仿佛蔡夫人的话像是一掠耳边风。

蔡夫人看一眼兰姬那副模样,就觉得恶心反胃,便怒道:

“还有什么?!还不是那卑梁蓉!”

“蔡姐姐——”兰姬把“姐”字拖得好长好长,一副娇柔的姿态,“卑梁氏得宠,有大王在,你能咋样?俗话説得好,男人都是一个样,朝三暮四,喜新厌旧!”

“兰妹,我不是在担心这个,”蔡夫人料想兰姬应该还不知道关于卑梁蓉的谣言,便走上前去,细声説道,“难道你没有听説卑梁蓉的谣言?”

兰姬一脸诧异,扭转头去,问道:

“谣言?什么谣言?”

“宫里宫外都在流传,説卑梁蓉是狐妖化身!”

兰姬一怔,脸色陡然变得紧张起来。

“狐妖?……你不会再骗我吧?”

“我也不知道,听人説的。”

“大王知道吗?”

“应该知道吧。”

兰姬怯怯地看着蔡夫人,心脏不停地跳动,好像要蹦出来似的。

蔡夫人见状,心里的恐惧不禁有增长了几分,本来自己以为兰姬肯定早已听説这个谣言,想跟她一起商量一下怎么对付卑梁蓉这个“新宠”的,可如今兰姬竟然被区区一个谣言吓成这般模样。

算了,还是跟兰姬説説怎么对付她吧!

“兰妹,你説万一卑梁蓉真是狐妖的话,”蔡夫人担心吓到兰姬,又强调了一番,“我説‘万一’,咱们该怎么办啊?”

兰姬惊魂甫定,刷白的脸上还存有一丝惶恐,一听蔡夫人跟自己商量对策,心里不免恢复一diǎn安稳。

“对,她不会找我们的麻烦吧?!她会不会把我们当做她的绊脚石,然后哪一天把我们……”

“你胡説些什么啊!”蔡夫人虽然口头上否认这一diǎn,可是心里还是有三分紧张的。

“那你説我们该怎么办?”

蔡夫人比兰姬入宫要早,宫中的争权夺势自然比她要清楚得多。当初兰姬入宫,自己也极力阻拦,要不是自己那在蔡国当大夫的弟弟劝阻,结果要不是兰姬入宫不成,就是自己被打入冷宫。再看看如今,蔡夫人不由地一阵庆幸,即便是当初自己的阻拦失败了,现在的兰姬不也照样因为卑梁蓉而失宠吗?想到这里,蔡夫人多了些伤感。

在这后宫里,蔡夫人也度过了七八个春秋了,什么争宠伎俩都见识过,当然自己也使用过。眼下又来了个卑梁蓉,她自然也不放在心上,只把她当做是后宫佳丽中又一个“新宠”罢了!只是这次谣言的“由头”不xiǎo——狐妖,尽管自己对此并不是很相信,但是一提到“妖”,心里就不由一怵。自己是蔡国嫁过来的,所以人称“蔡夫人”,自幼又是出生书香世家,对鬼神妖魔本来就“敬而远之”;可是平日又多闻邻国楚国巫觋之説,未免深受影响,况且此时发生在宫中,自然而然便多了份戒心。

兰姬愣愣地凝视着蔡夫人,心里却是十万火急。自己进宫才一年多,谁料卑梁之衅后大王便又寻得新欢,之后便备受冷落,实在是有苦难言啊!自从卑梁氏入宫,吴王便很少光顾披风殿。每当夜幕降临,只能伤心地望着西边的暖玉殿里灯火如昼,笙歌徐徐,好不热闹!而披风殿只能冷冷清清,装着一个凄凄惨惨的兰姬!也就是从那时起,兰姬誓死与卑梁蓉为敌。多少次吴王路过披风殿,连看都不看自己一眼,而心像被千万枚针扎了一般,泪洒如血滴!

兰姬心想,我何不趁此机会,推波助澜,恨恨地为自己出一口气?一个邪恶的阴谋在她的心里滋长着,慢慢地生根发芽。

“蔡姐姐,”兰姬走近,在蔡夫人的耳畔窃窃私语。

蔡夫人听着:想不到这丫头年纪轻轻,竟然如此老谋深算!

“不行——”蔡夫人果断地否决了。

“蔡姐姐,我也是为后宫跟大王着想啊!”兰姬为自己辩解道,“要知道,狐妖可是吃人心的!”

这下子真吓到了蔡夫人。

吃人心?!吃人心?!

这样的事情绝对不能发生!

蔡夫人默默地diǎndiǎn头,脸上掩饰不了那丝丝恐惧。

暖玉殿中。

“紫霞,药熬好了吗?”卑梁蓉近来血气渐佳,脸色也变得好看了。

“夫人,神医开的药已经吃完了。”

卑梁蓉松了口气,心情顿时也变得舒朗多了。

紫霞站在一边,望着卑梁蓉的那个俊俏的脸蛋,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那张灵巧的xiǎo嘴,怎么看也跟狐妖联系不来啊?!

“紫霞,给我倒杯茶!”卑梁蓉吩咐道。

紫霞拿起茶壶,倒好一杯茶,怯怯地递给卑梁蓉,双手掩饰不住内心的畏惧,微微发颤。

“紫霞你怎么了?是不是染上风寒了?”卑梁蓉关切地问道。

“没……没有……”紫霞吞吞吐吐回道。

“刚才你的手怎么了?”

紫霞默不作声,静静地站在一旁。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紫霞仍不做声。

“説啊!”

卑梁蓉生气了。

紫霞从来没有见夫人对自己发过火。她想,倘若自己把事实告诉夫人,她承受得了吗?再説,夫人刚刚病愈,如果在让她受到惊吓,怎么想大王交代,自己的心又怎么过意的去?!

“没……没什么……就是受了diǎn风寒……”

“不!你肯定有什么瞒着我,快説吧!”

紫霞心想,自己这次肯定是敷衍不过去了,可是自己不説,卑梁蓉迟早也会知道,还不如现在就説,然后一起想想解决办法。

“夫人,外面都在传言説你……”

紫霞话到嘴边,又犹豫了一下,咽回了肚子里。

“説我什么?”

“説……説你……是狐妖化身。”

卑梁蓉讶然:她自然知道这是谣言,可是自己刚入宫,并没有跟谁结下什么仇什么怨,是谁无端的跟自己过意不去?是谁这样诬陷自己呢?她越想越不明白,谣言竟然使自己最亲密的姐妹——紫霞都信以为真,疏远自己,畏惧自己。

她的眼睛变得无神,间或一轮,显得那样无力;两抹柳眉像蔫了的花,黯然神伤;右手拿起茶杯,还没呷茶便觉得无味。

“紫霞,你也这样相信他们吗?”

“当然不信!”

这句话是如此斩钉截铁,可是对于卑梁蓉来説又是多么无力!紫霞相信又有多大的意义呢?尽管自己一直把紫霞当做亲姐姐看待,但是如今妖言惑众,仅是紫霞一个人的否认,对局势又有多大的改变呢?

卑梁蓉的欣喜瞬间又化为忧虑。

“紫霞,你过来。”

紫霞心中的恐惧稍有减退,挪着身子,走近卑梁蓉。

“紫霞,你是我的好姐妹吗?”

紫霞diǎndiǎn头。

“如果是的话,就相信我,我不是什么狐妖。自从我病倒后,见你处处为我操心,那时我就把你当做我的亲姐姐看待。每次看到你,我就会想起自己的亲姐姐。可惜她在卑梁之衅中不幸丧生,我也失去了唯一一个最亲最疼的人……直到遇见你,从你身上我看见了姐姐的影子,所以什么话都对你説,从来没有隐瞒过什么……”

説着説着,卑梁蓉忍不住流下眼泪,一阵啜泣。

紫霞不知所措,连忙用手绢替卑梁蓉擦拭,哭着説道:

“夫人……不,我的好妹妹,是我不对,是我错了!”

两人相拥而泣。

“大王到!”

两人连忙擦拭红肿的眼睛,整理好妆容,出门迎接。

“参加大王!”卑梁蓉委身行礼。

吴王没有前去搀扶,而是匆匆地进了暖玉殿。

卑梁蓉尾随其后,心里一阵惊异,顿时发觉大王今天有diǎn不太对劲,又想起刚才紫霞对自己説的那番话,心中也猜到七八分了。

“你们都退下吧!”吴王吩咐众宫女和侍人。

“诺——”

卑梁蓉望着吴王魁梧的身形,凌厉的脸庞分明透出一丝冷峻。遥想当初入宫时,柔情似水笑颜开,如今谣言四起命难测,不禁慨叹上心肝。

卑梁蓉与吴王四目对视:她看见吴王的眼睛是那样深邃,严肃中带有一丝不解,困惑中夹杂一丝忧虑;他看见卑梁蓉的眼镜是那样可怜,明媚中带有一丝感伤,可爱中夹杂一丝哀求。

他不懂她,又有diǎn懂;

她也不懂他,又也有diǎn懂。

他们终究不能完全了解对方,

直到多年以后彼此分离的那刻,

依然如此。

……

“大王,奴家……”卑梁蓉刚要开口,就被吴王截住了。

“你别説了,寡人不会相信外面疯传的狗屁谣言的!”

吴王的口气是那样强硬,仿佛海誓山盟的生死诺言。

“可是,国人……”

“他们爱怎么説怎么説,寡人不怕,”説着上前握住卑梁蓉的手,“只要有你在寡人身边,就够了。”

卑梁蓉默默地投入吴王的怀里,红肿的双眼轻轻抬起

,从吴王含情脉脉的眼神里得到一丝安慰,心情却是复杂的。

廊坊治疗阴道炎方法
湖北好的妇科医院
郴州治疗性病医院哪家好
廊坊治疗阴道炎费用
湖北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分享到: